<sup id="4swoa"><wbr id="4swoa"></wbr></sup>
  • <td id="4swoa"></td>
  • <nav id="4swoa"></nav><input id="4swoa"><code id="4swoa"></code></input>
    <menu id="4swoa"><u id="4swoa"></u></menu>
  • <xmp id="4swoa"><input id="4swoa"></input>
  • <sup id="4swoa"><input id="4swoa"></input></sup>
  • <rt id="4swoa"><input id="4swoa"></input></rt>
  • <wbr id="4swoa"></wbr>
    <input id="4swoa"><object id="4swoa"></object></input>
  • 首頁>新聞資訊新聞資訊
    返回

    治水不治泥 污泥無害化處理究竟卡這哪里了?

    發布時間:2016-5-10 瀏覽次數:1597

    近年來為了使城鎮污水得到有效處理,我國建設了許多污水處理廠,隨著污水廠建設不斷推進,污水處理率得到有效提升,但是污水廠產生的副產品——污泥的有效處理處置仍是一個尚未完全解決的難題。

    技術先行仍難解困境 污泥怪相何時休2016418日,一輛大巴停在了日本大阪市舞洲人工島上的一座童話城堡前。

    69歲的講解員吉田先生穿著藍色工裝,將一臉錯愕的中國參觀者迎進了會議室。這座有著藍色煙囪、橙色外墻的城堡,是他們計劃參觀的舞洲污泥處理中心。每天,大阪市12座污水處理廠產生的約四千噸污泥(含水量98%),通過地下管道流入這里,經過脫水、干燥、熔融,最后變成25噸無害的黑色顆粒狀熔渣。

    2007年建成以來,舞洲污泥處理中心已接待參觀者近兩萬人次。吉田很享受污泥城堡的巨大反差在參觀者臉上造成的表情變化。

    你們的問題,我有的答不出來。吉田不明白,為什么比起污泥處理技術和工廠外觀,這群中國人更關心在他看來理所當然的問題:你們建設、運營的錢從哪里來”“你們廠是事業單位還是國有企業”“你們和政府關系怎么樣”“不同的政府主管部門會不會打架”……

    吉田不知道,這些問題正是中國污泥處理與處置困境的癥結所在。

    住建部城建司水務處處長曹燕曾表示,截至2014年底,中國近50%的城市污泥未做到無害化處理。

    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

    說起水污染,人們一般都會想到生活污水、高排污的化工企業、建筑垃圾對水質的污染。然而,作為城市污水處理的產物,污泥的污染卻鮮有人知道,而且越來越嚴重,大多數城市早已污泥圍城。

    城市污泥是污水處理過程的必然產物。在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的處理中,會產生大量的固體懸浮物質,即使經過污泥濃縮及消化處理,含水率仍高達96%。這些污染物體積很大,難以消納處置,必須經過脫水處理,以減少污泥堆置的占地面積。當然,被污染的水體中,也會有污泥存在。

    城市污泥的危害比想象的要嚴重。首先,沒有及時處理的污泥會對空氣造成二次污染。由于目前國內城市污泥產量過大,許多污泥處理場不得不將污泥露天堆放,而污泥中有機質含量高,容易散發出臭味。因此,在夏天,污泥處理廠就成了蚊蟲滋生的天堂。曾有報道稱,北京龐各莊污泥堆肥廠一到夏天蚊蟲蒼蠅鋪天蓋地,每年光滅蚊就需要農藥三四噸。

    其次,重金屬含量高,容易污染土壤。不少污水處理廠的污泥都會汞超標,究其原因,可能是混入了生活污染源中的含汞廢物。如果處理不當,很可能造成土壤污染,進而導致地下水的二次污染。

    最后,污泥含水率高。未脫水污泥含水率大于90%,初步脫水污泥含水率也高達80%,造成運輸成本高、堆放面積大,擠壓垃圾填埋場庫容,堵塞垃圾滲濾液管等問題。這也是為何中國的垃圾填埋場,不喜歡處理污泥的原因。中國水協排水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楊向平、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王洪臣教授等專家學者更是認為,治水不治泥,等于未治水。

    重拾厭氧技術

    在國內,一直備受冷落的污泥厭氧消化技術,正在被重新撿起來。

    同濟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楊殿海表示,技術復雜、運營管理難度大、投資大、缺乏政策標準等是厭氧消化在我國屢屢受挫的原因。據他透露,國家將開始著手建立重點實驗室,針對此前運行中的問題,對相關技術、裝備、規范、污泥處置去向等問題展開研究。

    有機質含量低、高含砂量是制約我們在污泥處理處置方面采用國際上傳統技術的一個瓶頸。戴曉虎表示,有機質低直接影響厭氧等處理方式的效率;而我國污泥不僅含砂量很高,更重要的是砂粒徑分布比較小。我們經過分析,發現含砂的成分就像面粉,這與國外的差異也是比較大的。

    在他看來,一方面,我國污水污泥泥質的差異帶來了處理技術應用方面的難度,但另一方面,對泥質的研究也還不夠。說直白一點,是在污泥的泥質研究、污泥的統計分析等方面還比較缺乏。

    針對這一現狀,戴曉虎認為是挑戰也是機遇。因為我國污泥泥質的特殊性,要解決問題,必須要在技術上有更好的創新。這對于相關企業是個全新的機遇。

    首先是相關的技術和裝備有待提升。這其中包括:目前還缺乏針對低有機質污泥有效的處理技術;傳統的污泥預處理技術,好氧發酵、厭氧消化等,在技術本身和裝備方面,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楊殿海表示,目前國內4000多座污水處理廠中有60余座建了厭氧消化設施,但運行的也就約20個。和國外相比,這個比例是很不相稱的。而國內在厭氧設施上確實遇到了不少技術問題。但他同時強調,為什么國外用得不錯的技術在國內就是做不好,除了泥質的差異外,還有不少原因。

    行業管理政策的短板

    在業界資深人士張虎明看來,由于污泥本身大量來源于污水,其根本還是市政工程,脫離不了政策支持。所以PPP模式可能是未來的方向。

    但是,PPP繁榮表象卻難以掩蓋市場虛火,政策上的缺失引發的一系列問題逐漸暴露出來,甚至由此也曾引發出政企交惡事件。而如若說突然提高的標準導致雙方合作不歡而散,那么在標準制定上,則又出現了令出多門的怪相。

    環保部要求污水處理廠處理污泥時的指標為含水量80%,含固體量20%,此外,還出臺了填埋標準,即含水率不超過50%。但與之對應的是質檢部門也提出的標準——含水量40%,含固體量60%。具體參照哪個標準使從業者面臨很大的困惑。但無論執行哪項標準,對污泥的約束肯定是更嚴格必然提高了企業運營成本,但當下各地政府財政能力、誠信度不一而同,很多地方政府不愿承擔這筆資金,相應機制并沒有理清該承擔污泥成本。

    這對企業來說,絕不是一筆小數目。一名企業負責人指出。一般來說,污泥處理的投資建設成本是10-30萬元/噸,運營成本差不多要200-400/噸。以萬噸污水產生1.6噸干固體計算,噸含固率18%的濕泥折合污水1125立方米。

    這就是說,如果將填埋稅定位在400/噸水平上,意味著每噸污水應承擔0.36元的污泥處置費,這一數值相當于目前平均污水處理費0.7元的1/2。在國外,污泥設施投資占污水廠建設成本的40%,處置成本占1/3-1/2,以此比例,我國的污水處理費如果收到1.2/立方米,應已有了污泥處置的充分保證。然而,在一些污水處理費早已收到此水平的省市,污泥處置費看起來好像還是沒有著落。

    相關專家表示:污泥處置和垃圾發電、厭氧發酵等固廢處理處置方式一樣,需要有兩個支點,一是環境標準,二是處置費。環境標準是規范所有處理處置的游戲規則,處置費就是游戲中的籌碼,兩者缺一不可。

    來源:中國環境在線

    欧美成人精品第一区首页-欧美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欧美日韩国产综合新一区